学术研究

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最佳实践 ——RCR教育项目研究

李素琴 边京京 李淑华

负责任研究行为(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以下简称RCR),大体分为两个部分:科研伦理、科研诚信。科研伦理是指从道德角度论述研究者应该做什么的问题;而科研诚信是从专业标准的视角来看研究行为,更多的包括了具体的政策法规、规章制度、行为规范和行为指南的制订与执行[1]。20世纪70~80年代发生在美国几个著名研究机构的学术造假事件使得科研不端行为成为一个重要的公共议题,引起了美国政府、学术机构以及媒体的高度关注。为有效减少科研不端行为,美国大力提倡进行科研诚信教育。1995年10月,科研诚信委员会向健康与人类服务部部长提交的《科研诚信与科研行为》的报告中,建议开设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因此针对研究生群体,美国开展了研究生RCR教育项目,以推进研究生群体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

一、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的出台背景

在美国学界,诚信是一个内涵宽泛的概念,包括理解科学研究中的最低合规标准、个人的伦理决策过程、科研机构就学术职业所需要坚守的真理、学术及对未来学者进行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原则所表现出的最高愿望和广泛承诺的最终实现方法。科研诚信不仅是一种个人价值观,同时也是一种反映在文化层面上的机构价值观,这种文化需要通过到位的流程,通过研究者个体、教师和导师、校园领导以及行政人员的日常决策进行强化。在过去的25年里,美国一些知名的学术不端行为案例涉及到多所名牌大学及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这引起了公众的普遍关注,尽管大众媒体将责任转移到道德缺失的个别人身上,但科研机构的领导及大学的名字也要受到媒体的通报与公众的审查。这不仅给大学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更让大学深刻反思到科研诚信教育背后的利害关系。同时,科学界的不断全球化使得研究者的责任范围不断扩大,学术界、商业界及政府部门之间的互动和依赖加强,也使得学术研究承受了更大的外部压力。在这样的一个科学背景下,研究生进入研究生涯,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有效工作的学者,就需要对科研诚信问题具有敏感性的认识,需要学习本国的学术规范,需要了解各国不同的学术文化背景和国际通用的学术准则。所以,美国社会意识到亟待对研究生群体进行负责任研究行为训练,让研究生成为符合科研行为标准并理解各种科研规范的研究人员。因此,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SF)和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Office of Research Integrity,ORI)资助下,陆续出台了针对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的教育项目。

二、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的内容

近十年来,美国开展的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共分为四期,有效地推动了美国研究生的RCR教育,并取得了显著成果。

1.项目的组织结构与类型

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是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资助下,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CGS)启动的一系列旨在加强研究生科研诚信与科研伦理教育的项目的总称(简称“研究生RCR教育项目”,以下出现的“研究生RCR教育项目”,除特例说明,是指整体项目,而非第一期项目)。该教育项目先后在美国的几十所研究生院学校中推进,建设以研究生院院长为核心的RCR教师队伍,将RCR教育纳入研究生教育框架之内。该项目正式启动于2004年,到2013年共进行了四期,第一期直接冠以“研究生RCR教育项目”名称,在行为与生命科学领域进行,第二期是在科学与工程领域建立的“科研伦理道德教育项目”,第三期是包含研究生所有领域的“学术诚信项目”和第四期针对国际合作领域的“科学与工程领域的伦理教育项目”。

2.项目实施对象和目标

项目主要针对研究生院高校中的研究生进行科研诚信教育,总共包含了全美29所大学和65所附属院校的研究生;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加强对研究生的科研诚信教育,具体目标分别是在行为与生命科学领域建立并规范研究生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为研究生提供跨学科的研究伦理教育,加强研究生道德伦理教育和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质量,帮助理工科研究生处理国际合作活动中的研究伦理问题等。

3.四期项目的具体实施

(1)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第一期项目)。2004年,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科研诚信办公室资助,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启动了一项为期两年的旨在在研究生院学校中推进对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项目,即“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第一期)。它共资助10所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的会员学校,在行为与生命科学领域建立并规范研究生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另有25所附属院校作为项目的合作伙伴(附属即不接受资金资助但仍进行此项目),探索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有效模式,建设以研究生院长为核心的RCR教师队伍,为推进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积累经验[2]。具体教育项目见表1[3]。

表1:NSF和ORI与CGS共同开展的“研究生RCR教育项目”(第一期项目)

参与机构

项目内容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研究文化的变更:将负责任研究行为根植于科学研究

杜克大学

评估并加强行为科学与生物医学学科研究生与教师的负责任研究行为训练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

负责任研究与创造中的研究生教育

纽约医学院

纽约医学院RCR教育计划

奥多明尼昂大学

RCR教育的方法与途径

堪萨斯大学

在堪萨斯大学的研究生教育中发展负责任研究行为文化

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

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

新罕布什尔大学

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

罗德岛大学

研究生的科研道德规范教育

犹他大学

RCR教育:增加机会、参与及资源

(2)科研伦理道德教育项目。2006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开展了一个为期两年的科学与工程领域研究生“科研伦理道德教育项目”,为研究生提供跨学科的研究伦理教育,将RCR教育纳入研究生教育框架之内,形成科研诚信的良好风气[4],并提出未来应在四个方面对评估方式进行改善:机构的实践活动,机构的文化氛围,个人学习以及研究中出现不端与不当行为。参与该教育项目的有8所学校,另有21所附属院校作为项目的合作伙伴。具体教育项目见表2[5]。

表2:NSF与CGS 共同开展的“科研伦理道德教育项目”

参与机构

项目内容

布莱德利大学

开设硕士学位RCR远程学习和合作课程

布朗大学

开展全校范围的研究生RCR研讨会和课程

奥多明尼昂大学

开展伦理、专业标准和负责任行为的培训和评价计划

罗克赫斯特大学

开设硕士学位RCR远程学习和合作课程

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

扩展并评价研究生课程中的RCR教育

堪萨斯大学

培训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

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

培训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

奥克拉荷马大学

分析研究生对于伦理问题的理解力:将宣泄法和访问应用于现行教育项目中

(3)学术诚信项目。2008年,受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资助,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开展了“学术诚信项目”(The Project for Scholarly Integrity,PSI)。该项目的目的包括:发挥研究生院院长在研究生科研诚信教育中的领导作用;产出更多关于全面提升研究生RCR的最有效措施;将网上资助研究项目结果整理成文、撰写系列专题论文;通过出版物、系列会议、CGS学术诚信网站和互动媒体在全社会推行此活动[6]。学术诚信项目共邀请7所大学与CGS共同建立负责任研究行为的示范模式,加强研究生道德伦理教育和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质量,并与其他学术机构分享成功的经验。另有13所附属院校作为项目的合作伙伴。具体教育项目见表3[7]。

表3:ORI与CGS共同开展的“学术诚信项目”

参与机构

项目内容

哥伦比亚大学

 

以工作坊、系列报告进行博士生RCR教育训练

埃默里大学

开发以过程为导向的科研伦理和诚信项目,建立公开讨论伦理困境的环境

密歇根州立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

建立合作关系并对行为与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诚信“环境”进行评估

阿拉巴马伯明翰大学

以活动、容量和持续性为指导原则,为学生提供定期的持续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技能培训

亚利桑那大学

将研究生个性化和学科具体活动融合到RCR的综合方案中

(4)科学与工程领域的伦理教育项目。2011年10月,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开展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科学与工程领域的伦理教育项目(Ethics Educatio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EESE),旨在帮助理工科研究生处理国际合作活动中的研究伦理问题。CGS将在美国四所大学进行试点,建立一个评估模型,以评估参与国际合作活动(包括联合学位、双学位、研究合作以及国际交换)学生的研究伦理学习情况,另有6所附属院校参与其中。根据由各研究生院院长及研究伦理国际问题专家制定的评估框架,CGS将对4所大学的学习成果进行测评和开发[8]。该项目不仅将发现进行有效国际合作活动所需的研究伦理技能,还将给出教授这些技能的有效方法。此外,该项目还将提供成功实践的案例分析以及学生学习成果的网上数据库。具体项目见表4[9]。

表4:NSF与CGS共同开展的“科学与工程领域的伦理教育项目”

参与机构

项目内容

埃默里大学

将负责任研究行为指导,奖学金和教学融合到所有博士生的训练中,并对国际研究合作和在埃默里大学进行研究的国际研究生进行RCR训练

北亚利桑那大学

确定四个领域的学习成果,创建课程内容并对学习成果进行评估

俄克拉荷马大学

为期两天的课堂伦理教育;建立研究生伦理教育评估,对国际差异进行跨文化分析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

协调和增强学校的学术诚信活动,嵌入学习成果

三、 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的特点

四期项目均是为了提高研究生的负责任研究行为,参加项目的人员越来越广泛,涉及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内容逐渐深入,内容范围不断扩大。项目的努力推广,已将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纳入到研究生教育的框架之中。项目通过参与人员的集思广益,产生了多种关于提升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系统方法和有效措施;通过公众、频繁会议、研究生院委员会学术诚信网站和媒体的交互活动,促使全社会越来越关注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问题。通过项目对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的培养,提高了美国研究生群体的负责任研究行为,使他们能更深入了解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利害关系,保持自身较高的学术专业水准,更清楚地意识到研究中道德问题解决的复杂性等问题。在项目开展的过程中,尽管很难衡量每名研究生是否增强了对专业标准的理解,但无疑在项目的推动下今后将会出现一群遵守研究规范的研究人员。

1.连续性与阶段性相结合,项目扩大了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范围

先后四期的研究生RCR教育项目是一个连续性很强的科研诚信系统培养过程,并且每个阶段都有鲜明的特点,是一个逐步深入拓展的过程。第一期“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在行为与生命科学领域进行,目的在于探索研究生RCR教育的有效模式,推广参与院校在RCR教育中的成功经验;第二期“科研伦理道德教育项目”在科学与工程领域进行,目的在于将RCR教育纳入研究生教育框架之内,形成科研诚信的良好风气;第三期“学术诚信项目”已推广至研究生所有领域,目的在于扩大研究生院院长的权力,探索全面提升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最有效措施,并利用该项目的评估数据促进各学科或项目中主要部门和教师之间的合作;第四期“科学与工程领域的伦理教育项目”在国际合作研究领域进行,主要是对参与国际合作或在国外实地考察的美国研究生以及对参与国际合作研究的国际学生开展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四期的RCR教育项目,涵盖了生命科学领域、科学与工程领域、国际合作领域,乃至研究生教育的整个领域,接受科研诚信教育的研究生人数在不断增加,范围不断扩大。

2.全面性与层次性相结合,项目扩充了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内容

研究生RCR教育项目的内容丰富,涵盖多方面的“负责任研究行为”主题,不同类型的高校可以针对自身的学术研究传统与时代特点侧重不同层次的科研诚信教育内容。2000年美国公共卫生署(PHS)发布的《公共卫生服务部关于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政策》规定了负责任研究行为的9个方面的内容:科研不端行为(Research Misconduct);人体试验(Human Subjects);动物实验(Animal Welfare);利益冲突与履行承诺(Conflict of Interest and Commitment);数据的采集、管理、共享与所有权(Data Acquisition, Management,Sharing and Ownership);导师与学生的责任(Mentor/Trainee Responsibilities);科研合作(Collaborative Science);同行评议(Peer Review);发表实践与作者责任(Publication Practices and Responsible Authorship)[10]。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以这九大主题内容为基础,根据各自院校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特点,选择适合本机构本专业本学科的RCR教育内容。在科技高速发展,获取网络以及电子资源更加便捷的条件下,RCR教育项目的内容还添加了负责任使用、引用、共享和保存网络和电子信息的内容。在教育国际化趋势下,美国RCR教育内容还增添了各国文化理念的内容,便于研究生正确合理处理国际合作中遇到的科研伦理问题。

3.共享性与通用性相结合,项目丰富并整合了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资源

美国RCR教育项目开发了大量教育资源,包括关于RCR的著作、期刊和网上资源、相关组织机构及其发布的政策,高校关于RCR教育的政策等,各个高校和科研机构均能共享和通用这些资源。如关于RCR的著作,有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2006年出版的《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2009年出版的《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s in 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2012年出版的《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s in 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和《国际研究生学术伦理教育的有效模式:一种学习成果方法》(Modeling Effective Research Ethics Education in Graduate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s:A Learning Outcomes Approach);网络资源,主要包括RCR相关机构的网站资源以及院校的在线课程,例如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网站及网站提供的RCR信息,在线课程如由美国医学院联合会和迈阿密大学共同研发的一套独立课程体系CITI(Collaborative Institutional Training Initiative);RCR主要期刊资源有1995 年创刊的“Science and Engineering Ethics”(《科学与工程道德规范 》),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创刊的“Account ability in Research,Policies and Quality Assurance”(《 研究的责任,政策与质量保证》)等。RCR教育项目对已有的教育资源进行了梳理整合,建立了统一的、用户友好型的教育资源平台,很好地促进了RCR教育的开展。

4.灵活性与多样性相结合,项目探索了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的多种教育方式与措施

美国的RCR教育项目摒弃了传统的理论说教,教育方式与措施灵活多样,多采用互动式的主题研讨方式,激发研究生群体的热情与活力。在“研究生RCR教育项目”(第一期项目)的探索与实践下,总结出六大有效措施:①建立咨询委员会;②开办公共论坛;③供双层指导;④讲授道德推理技能;⑤负责任研究行为强制性的训练,建立强制性的RCR课程;⑥建立多级评估系统[11]。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在借鉴这六大措施的同时,还尝试采用多元化的教育方式,包括(但不局限于)以下方式:系列演讲、开放式论坛、专题研讨会、学分制课程、角色扮演、工作坊等。工作坊是这些方式中比较受欢迎的一种新型的RCR教育方式,它是一种参与式、体验式、互动式的学习模式,通常有10~20名成员组成一个小团体,以一名在某个领域富有经验的主持人为核心,成员在其指导之下,通过活动、讨论、短时演讲等多种形式共同探讨某个话题的组织形式[12]。“工作坊”将枯燥乏味的理论转化为生机盎然的活动,更易于被学生接受,因而吸引了很多人参与到RCR教育项目中来。总之,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探索出灵活而多样化的教育方式与措施。

四、启示

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项目由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发起,立足于研究生这一特定群体,将提高研究生的负责任研究行为作为这一系列项目的根本价值所在。RCR教育内容的规范和教育资源的便捷,丰富了美国高校的选择范围,提高了RCR教育资源的通用性和共享性,极大地节省了高校RCR教育课程的重复开发和成本。RCR教育方式的全面综合化,提高了研究生参与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活动的积极性。正是通过该项目的探索,美国初步构建了较为完整的RCR教育体系。而我国目前尚停留在对于科研不端行为的关注和处理阶段,关于科研诚信教育的方法、内容和形式还处于自发和分散的探索时期,缺乏完整的体系,相应的教育资源也较为稀缺。因此,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研究生RCR教育项目,逐步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模式,推进我国整个科研队伍的科研诚信建设。

首先,项目实施过程中积极发挥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的领导作用。(RCR)教育项目在开展过程中运用了综合性的教育方法,需要能够形成系统变化的有影响力的人来指导实施这种方法,因此,研究生院院长的领导以及其他高层领导人的支持是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有效实施的关键。正如研究生院委员会在2006出版的《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一书中所陈述的,研究生院院长是“推动塑造机构道德氛围的道德教育”最有影响力的负责人。院长被恰如其分地定位成看得见的推进道德氛围的校园人员,他们自身也能通过扮演推进道德问题意识的领导角色以及将问题在公共论坛上进行商议来影响道德氛围。在学术诚信项目中,院长以及其他高层管理员要为关于加强研究生学术诚信教育的一种基于价值观的讨论工作定下基调,同时领导关于评估目的和结果的交流,召集合适的个体,帮助联合校园各单位,确保研究生能够得到指导教师和其他机构的支持。

其次,运用项目管理的方式推进该系列项目的开展实施。美国对RCR系列教育项目进行高效率的计划、组织、控制和协调,以实现这些项目全过程的动态管理和项目目标的系统管理,积极营造促进研究生负责任科研行为的环境。所以,美国研究生负责任研究行为教育在项目的开展中得到快速发展,这也是我们值得借鉴的重要方面。

参考文献

[1] 弗朗西斯·麦克里那.科研诚信:负责任的科研行为教程与案例[M].何鸣鸿,陈越,等,译. 第3版.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10.

[2]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About the CGS/ORI RCR project[EB/OL]. (2007-04-25). http://www.cgsnet.org/Default. aspx?tabid=207.

[3]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 graduate education for RCR awardees and affiliates: awardees[EB/OL]. [2012-12-03]. http://www.cgsnet.org/graduate-education-rcr-awardees-and-affiliates.

[4]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Best practices/scholarly integrity and RCR/best practices for RCR[EB/OL]. [2014-04-04]. http://www.cgsnet.org/best-practices-graduate-education-responsible-conduct-research.

[5]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Best practices in 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 best practices in RCR awardees and affiliates: awardees[EB/OL].[2014-04-04]. http://www.cgsnet.org/best-practices-rcr-awardees-and-affiliates.

[6]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The project for scholarly integrity[EB/OL]. [2014-04-03]. http://www.scholarlyintegrity.org/ShowContent.aspx?id=78.

[7] Project for scholarly integrity/participants/awardees and project summaries[EB/OL].[2013-11-07].http://www.scholarlyintegrity.org/ShowContent.aspx?id=406.

[8]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Best practices / scholarly integrity and RCR/modeling ethics in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s[EB/OL].[2014-03-28]. http://www.cgsnet.org/modeling-effective-research-ethics-education-graduate-international-collaborations.

[9]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Best practices/scholarly integrity and RCR/modeling ethics in international collaborations[EB/OL]. [2014-03-28]. http://www.cgsnet.org/modeling-effective-research-ethics-education-graduate-international-collaborations.

[10]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fice of Public Health and Science,etc. PHS policy on instruction in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RCR)[EB/OL]. [2012-12-11]. http://ori.dhhs.gov/policies/RCR_Policy.shtml.

[11] TATE P D, DENECKE D D. Graduate education for 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M].Washington,D.C: 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2006:vii.

[12] 王雪华. 工作坊模式在高校教学中的应用[J].教育管理研究,2011(8):29-30.